「為什麼政府都沒有將人民的聲音聽進去?是不是體制外的團體唯有採取武裝革命的方式才有辦法憾動這個政權?鄭南榕自焚到現在,台灣有爭取到百分百的自由了嗎?陳為廷與林飛帆等年輕學子共同發起太陽花學運,台灣的政治生態有因此看到一夕曙光了嗎?魏揚等人用鐵鍊自縛肉身,橫封烏來山路,阻攔張志軍車隊,張志軍及政府真的有聽到反對者的聲音嗎?(開始淚流不止)如果事實是這樣,政府對於社運團體種種的抗爭行為感到不痛不養,體制外的衝撞仍不足以搖醒當權者,那麼除了使用更激進的武裝抗爭之外,體制內的行動也是不得不的一個選項。因此,只好成為體制內的一員,因為唯有真正掌握到權力,才能真正讓執政當局有所芥蒂。(哽咽到說不出話)

以上是學員范承恩在分享會結束之際所分享的肺腑之言,一字一句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員,也激勵了我們「青年占領政治」的決心。與其被動等待英雄出現,不如實際的投入政治,將幻想轉化為理想,為了尋回世代正義,不如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潘翰聲大哥提到,關於為我們青年開設的選舉課程,教個三天三夜也教不完,更何況是短短兩天的營隊。但是起碼我們認知政治這條路,無論是競選村里長也好、市議員也好、市長也好,都不可能一條容易的路,魏揚說:「我們的理想會受到強烈的阻礙,放棄、妥協、失望等等情緒會如影隨形的跟著我們。

但是我們青年的力量並不是只有個人,我們大家都是個團隊,是個team,是有系統來集體行動的組織,如同社會企業一般的運作,因此越多年輕人參政、越多人想要將訴求透過選舉來發聲,相信無論結果如何,政府最終一定會發現這股力量不容忽視。」

跟我一組,同時也坐我旁邊的林詩涵,除了自告奮勇參選,還發給我一只「推動人民老大2014參選雲運動」意向書,內文有提到一個重點:「台灣當前政黨政治的最大問題,在於人民只有在投票那一天行使權利,平時任由政客用政治權力決定我們的生活,選民跟代議士之間沒有實質具體的討論及共決關係。」為了改變這個現況,推動「人人自主參政,政策對全民負責」才是良性的民主政治制度。

潘大哥在活動結束之前,語重心長的對大家說:「台灣不是個民主國家! 台灣不是個民主國家! 台灣不是個民主國家!(現在,我才懂泰所說的意思);希望藉由這一次的選舉行動,療癒每一位對政治失望的台灣人。」

台灣的民主奮鬥尚未成功,各位同志仍須努力。

 

Ps: 以上對話僅憑記憶寫下,如有疏漏之處,敬請見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幻夢 的頭像
幻夢

A-SHAN的時事討論(籌備新站中...)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