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國外情勢討論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剛在亞太防務看到一則令我訝異的訊息。美國《紐約時報》頭版紕漏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一項代號「量子」(Quantum)竊聽計畫,該計畫內容大概是說NSA已經在全球將近十萬台電腦植入相關軟體以便於監聽,並以此建構一套「資訊高速路」系統以備發動網路攻擊。與藉由網路入侵對方電腦的傳統竊密方式不同,NSA在「量子」計畫中使用一種「新型」侵入技術,讓被鎖定的目標防不勝防。

obama-is-watching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方具人力、地利優勢

〔編譯林翠儀/綜合報導〕中日兩國若因釣魚台開戰,即便日本沒有美軍協助,中國人民解放軍也未必是日本海上自衛隊的對手!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副教授、戰略專家霍姆斯(James R. Holmes)撰文直斷「中日海戰,日本有利」,理由是日本擁有人員素質與地利優勢。反過來說,中國即使對日戰爭獲勝,也將付出折損大量國力的慘痛代價。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篇以歐洲學者觀點為主的文章,文中除了解析兩岸關係外,也呈現他們對馬英九個人以及台灣人的看法。

 對於後者,文章認為,台灣人就是一種「連國將亡也不在乎的經濟動物」,而且結局可能是「台灣自己任人取走」。

 歐洲學者對於台灣的擔憂,居然比台灣住民更加深刻;我想,如果能投票,這些學者對於ECFA的反對比例,一定遠遠高過我們自己人;假若有一天,台灣因經濟利益被併吞,那世人的反應一定不只有驚訝,還會加上對台灣人民無知的嘲笑吧。


題目:經貿緊密結合的政治風險
Les aléas politiques du rapprochement commercial

(18 novembre 2009)•François Danjou

 Alors que Pékin continue ses opérations de charme commercial auprès des industriels taïwanais avides d'augmenter encore leurs parts de marché en Chine, le dégel entre les deux rives du Détroit donne aussi lieu à des échanges entre chercheurs et universitaires, dont la teneur renvoie aux questions les plus sensibles de la relation.

 在北京持續地運用其經貿利益魅力,來吸引那些渴望加重中國市場的台灣廠商之際,兩岸的解凍也帶來研究與學術的交流,而其中的焦點也回到最敏感的問題之上。

 Cette fois la Chine, qui mesure les points faibles del'Ile, de plus en plus fascinée par le marché chinois, n'y est pas allée de main morte. La délégation qui, le 9 novembre dernier, a débarqué à Taïwan ne comptait pas moins de 3000 membres, venus participer à la « semaine du Jiangsu à Taïwan », sous la conduite du Secrétaire du Parti de la province du Jiangsu, l'une des plus actives de Chine à l'international.

 台灣愈來愈被中國市場所魅惑,北京看準這個弱點,這一次不再採取耀武揚威的手段對付台灣;十一月九日,一個不少於三千人的代表團,在江蘇省黨書記的指導下,登上該島參與了所謂的「江蘇週在台灣」,江蘇是全中國在國際上最活躍的省份之一。

 300 sociétés taïwanaises de sous-traitance ou de marques locales, se pressaient au rendez-vous, représentant de nombreux secteurs, des plus en vogue (Diodes Electroluminescentes, énergiesolaire) aux plus traditionnels (machines outils, pétrochimie, électronique, agriculture, agro-alimentaire), dont l'ambition était de décrocher un contrat en Chine ou d’y augmenter leur présence. La tendance, déjà ancienne, répond à un besoin de relance, facilitée par la communauté de culture et de langue entre les hommes d'affaires des deux rives. Elle s'accélère, encouragée par la politique de Ma Ying Jeou à laquelle répondent les séductions chinoises.

 從時興產業到傳統產業,有三百家台灣代工及地方廠牌廠商赴了此約會,他們想要取得中國合約,或者增加在中國的能見度。兩岸商人文化與語言的相近,這項交流趨勢雖早已發生,但此刻還盼望能有助經濟復甦;不過,它之所以會加速進行,還是歸因於馬英九在政策上的鼓勵,而中國對台灣的吸引力也回應了此政策。

 L'opération a été ponctuée par un banquet officiel monstre réunissant le Président du KMT Wo Po-Hsiung et le chef de la délégation chinoise Liang Baohua, entourés de plusieurs grands patrons de l'industrie taïwanaise et de représentants officiels du gouvernement. Le tout animé par une troupe d'une centaine de danseurs et musiciens du Jiangsu.

 為了「江蘇週在台灣」,還特別辦了一場盛大的官方宴會,吳伯雄與代表團主席梁保華為首,台灣方的眾大老闆與官方代表圍繞在旁,還有江蘇來的音樂舞蹈表演。

 Mais alors que les relations économiques se renforcent à un rythme soutenu, la politique n'est jamais bien loin. Elle véhicule les incertitudes d'un statu quo fragile et les craintes d'une stratégie chinoise de réunification rampante.

 但是,就在經濟關係穩定地加強的同時,政治從未置身事外,中國匐匍前進的統一策略帶來了不安,台灣原本脆弱的現狀有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Une semaine après l'arrivée de l'imposante délégationdu Jiangsu, le Taipei Times publiait une série d'interviews par téléphone de plusieurs spécialistes européens des relations dans le Détroit, qui mettaient en garde contre les risques d'une main mise politique chinoise sur l'Ile par le biais des relations commerciales. Ils incitaient Ma Ying Jeou à plus de prudence et insistaient sur la nécessité d'appuyer la politique de rapprochement par un large consensus politique.

 江蘇代表團熱熱鬧鬧登台後一週,Taipei Times以電話訪問了一些歐洲的兩岸事務專家,他們紛紛警告中國正在利用台灣的經濟傾斜,向該島伸出政治黑手,他們還要馬英九總統千萬提防,並且堅持應該在島內有廣大的政治共識下,才能在兩岸政治關係的趨近上有所行動。

 Disant cela les experts européens rappelaient que l'opposition et certains députés du KMT reprochaient au Président Ma d'avancer sa politique de rapprochement à marche forcée, sans concertation avec l'opposition et le peuple. Ils mettaient également le doigt sur les tendances de Pékin à mêler la politique aux affaires, citant le boycott par les touristes chinois des régions méridionales desensibilité indépendantiste et les pressions de Pékin pour interdire la diffusion dans l'Ile d'un documentaire sur Rebiya Kadeer.

 文中,這些專家也強調表示:反對黨與一些國民黨立委譴責馬總統在兩岸政治關係的趨近上,以急行軍方式往前衝,毫無反對黨與人民置喙餘地,這些反對人士也指控北京愈來愈把經濟與政治混在一起,以播放熱比婭影片為由,操作中國觀光客杯葛南部就是鐵證。

 Enfin, plusieurs chercheurs soulignaient la nécessité de rappeler que, dans l'esprit de Pékin, le rapprochement commercial soustendait l'intention de réunification à ses seules conditions. Il était donc nécessaire de rééquilibrer le commerce extérieur de Taïwan pour le rendre moins dépendant du Continent.

 最後,許多研究者強調,在北京的想法裏,經貿結合即是為統一,而且是由中國一方說了算的統一,因此,台灣必需尋求「再平衡」對外的經濟關係,以求對中國依賴的降低。

 Ces craintes étaient confirmées par le séminaire sur les relations dans le Détroit, organisé à la mi novembre par l'Ile, auquel participait le Général de l'APL en retraite Li Jijun, Président honoraire de la Société d’Etude sur l'art de la guerre de Sun Zi. Pour ce dernier, les exigences du Président Ma Ying Jeou de démanteler lesmissiles chinois pointés sur l'Ile, en amont de négociations pour untraité de paix, n'avaient aucun sens.

 上述的擔憂都被十一月中該島的一場兩岸關係研討會所證實無誤,與會者李際均是一名退役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將軍,也是孫子兵法學會的榮譽主席,對他而言,馬總統所提出的拆對台飛彈、甚至是簽和平條約,乃毫無意義之舉。

 « Puisque », dit-il, sans s'embarrasser de précautions diplomatiques : « les missiles sont mobiles et pourraient êtreréinstallés à tout moment ». Au demeurant ajoutait t-il, « Taïwanpointe aussi ses missiles sur la Chine et les Chinois ne se sentent pasmenacés pour autant (...). En réalité, la menace missiles est factice et a été créée de toutes pièces par les Etats-Unis pour leur permettrede vendre des armes ».

 「正因為....」他以一種視外交謹慎為無物的態度,大辣辣表示:「飛彈是可以移來移去的,任何時間都可以重新裝回去。」他接著又說:「台灣也把飛彈指向中國,但中國人並沒有感到任何威脅....事實上,所謂的威脅都是被炒作的,完完全全是由美國所製造,好賣武器給你們。」

 La déclaration à l'emporte pièce a soulevé un tollé dans la mouvance indépendantiste (DPP et TSU). Pour le DDP, la remarquedu Général Li, montrait qu'il ne comprenait pas l'aspiration desTaïwanais à choisir leur destin. « Prétendre que les missiles ne sontpas une menace, et soutenir des opinons aussi ridicules, ne contribuepas à la paix dans le Détroit », a-t-il ajouté.

 這般尖酸的宣稱引起獨派陣營的抗議,民進黨認為李將軍之言,表現出他不了解台灣人希望能選擇其命運:「假裝飛彈是沒有威脅性的,以及支持那些可笑的意見,對海峽的和平是沒有貢獻的。」

 Quant au Président de l'Union pour la Solidarité (TSU),également indépendantiste, il souligne que le général Li s'inscrit dans la stratégie classique de la Chine, visant à isoler Taïwan de la communauté internationale pour forcer l’Ile à signer un traité de paixà ses conditions. Il ajoute « A ce jour, Pékin a réussi à persuader lesEtats-Unis de ralentir leurs ventes d’armes à Taïwan et à empêchertoute interférence extérieure entre Pékin et Taipei, dans le butd'annexer l'Ile. Dans ces conditions, la stratégie de réunification parle biais de la dépendance économique commence à porter ses fruits ».

 至於另一獨派政黨,台聯的主席則強調李將軍所言,乃中國的傳統戰略,就是要從國際社會孤立台灣,以強迫台灣簽署他們單方面條件的和平條約,他補充:「今日,北京為期并吞這個島,已經成功地說服美國減緩對台軍售,然後關閉台北、北京之外的任何界面;在這種情況下,統一的策略,將以經濟依賴為手段來收得成果。」

 Les craintes qui hantent la classe politique taïwanaise, inquiète de l'accélération des rapprochements commerciauxliant de plus en plus l'Ile au Continent, peuvent être résumées par laremarque de Nicola Casarini, chercheur italien de l'Institut MarieCurie, rattaché à l'Université Européenne Robert Schuman de Florence etpubliée le 16 novembre dernier dans le Taipei Times : « La prochaineélection présidentielle à Taïwan sera cruciale. Nous vivons un moment historique, où l'UE et les Etats-Unis, souhaitent à tout prix un compromis avec la Chine qui pourrait sacrifier Taïwan à la paix (...).Il faut craindre que le statu quo ne dure pas. Si nous continuons à penser que rien n'arrivera, le risque existe que Taïwan se laisse surprendre ».

 因著該島與大陸加速進行經貿結合,台灣的政治圈有了愈來愈多的擔憂,對於這些擔憂,義大利Institut MarieCurie的Nicola Casarini教授在十一月十六日下了一個評語:「下一次的台灣總統大選將至關重要,我們活在一個歷史時刻裏,其中,美歐皆不計條件地想要和中國妥協,由此為了和平,台灣可能會被犧牲掉....,台灣的現狀,已經是真真切切必需擔心它是否能持續下去了,如果我們還在認為沒什麼大事會發生,那所存在的風險,就是台灣自己任人迅雷不及掩耳地取走。」(Nicola Casarini 為歐洲知名的中國專家)


 ●原文網址:http://www.questionchine.net/article.php3?id_article=2577

 


引用網址:http://www.southnews.com.tw/polit/polit_00/13/02398.htm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球都是幫兇!敍利亞作家控訴暴行

新頭殼newtalk 2012.02.11 謝莉慧/綜合報導

這是一位敍利亞作家Khaled Kahlifa在大馬士革為他的同胞所寫的一封信,希望大家能撥出1分鐘的時間看看這封信,因為敍利亞人民正在遭受種族滅絕的屠殺。該信由國際作家工作坊區麗冰所譯,希望藉此讓台灣民眾了解,由於世界各國的坐視不理,讓敍利亞人民現正處於水深火熱中。

敘利亞目前最新的狀況是,該國北部阿勒坡(Aleppo)10日(當地時間)遭到2次汽車炸彈攻擊,造成至少28人喪生,235人受傷,死者同時有軍人和平民,包括兒童在內。而敘國國家電視台表示,這2起炸彈攻擊是「武裝恐怖分子」所為。但敘國反對派「敘利亞自由軍」(Free Syrian Army)發言人努艾米(Maher Nouaimi)在接受法新社電話訪問時則指出,罪魁禍首是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所為。

而據聯合國大會主席發言人尼哈爾‧薩阿德宣布,聯大將於下週一舉行全體會議,討論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有關敘利亞局勢的報告。外媒評論指出,在中俄聯手否決安理會決議後,西方將比照利比亞模式,啟動對敘利亞的禁飛決議,這也代表歐美初步行動已經展開,待聯大人權理事會一旦 確定,歐美可能正式對敘利亞開戰。

Khaled Kahlifa的信件主要是給他的朋友、在中國、俄羅斯以及世界各地的作家和記者,因為「我要告訴你,我的同胞正遭受種族滅絕的屠殺」。

信中指出,一週前,敍利亞軍隊加緊攻擊反政府的城市,尤其是Zabadani,Rastan, Madaya,Wadi Barada,Figeh,Idlib,霍姆斯﹙Homs﹚、大馬士革郊區、扎維耶﹙Zawiya﹚山區的村落。Khaled Kahlifa說,從過去1星期,到他下筆的一刻,已有過千名烈士倒下,其中包括許多兒童,更有數以百計的房屋倒塌、家園遭受摧毁。

Khaled Kahlifa表示,世界各國的坐視不理,助長了軍政府以武力消滅敍利亞的和平革命。俄羅斯、中國、伊朗的支持以及各國在罪惡面前緘默,容許軍政府在過去11個月屠殺我的同胞。自上星期,2月2日起,屠殺越趨慘烈。上星期五至星期六,在霍姆斯的居民區Khalidiya的屠殺之夜,數以千百計的敍利亞人,被拉到他們的村莊、城鎮的街道上,在禱告和眼淚中舉高他們的手,心碎地將敍利亞的人道主義悲劇展現於世界的中心。這清楚表達了我們被世界遺棄,孤立無援的感覺。因為世界各國滿足於對軍政府實施政治及經濟的制裁,沒有阻止他們進行屠殺。

信中表示,「我的同胞在這場種族大清洗中面臨死亡;反政府的城市遭受世界革命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圍攻,醫院遭受冷血轟炸而摧毀,阻止了醫護人員救援傷患。救緩部隊的進入同樣被阻,電話線被切斷,食物和藥物同樣被封鎖,運送血袋或藥物到封鎖區被視為走私而遭遇拘禁,若有一天你得知當中詳情,必定會非常震驚。

Khaled Kahlifa指出,在現今歷史中,敘利亞革命義士在城鎮村莊所展現的勇敢和英勇行為,前所未見;如各國繼續保持前所未見的沉默,那將視為殺戮、滅絕我們同胞的共犯。

Khaled Kahlifa說,「我的同胞都是愛好和平的人民。我希望有一天你會嚐到我們的咖啡和音樂,有一天你會嗅到我們的玫瑰的芬芳。那樣你會明白世界的中心在今天正面臨滅族,全世界是殺害我們的幫兇。」

Khaled Kahlifa最後在信中呼籲,在這個嚴峻的時期,「我不能再多說甚麼,但我希望你能採取任何你認為合適的行動,去聲援我的同胞。我知道寫作不能改變甚麼,不能抵禦俄羅斯的槍炮坦克轟炸我們的城市和人民。但我不希望你的沉默成為殺戮的同謀。」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CNN

By Moni Basu and Salma Abdelaziz, CNN
February 9, 2012 -- Updated 1958 GMT (0358 HKT)

Doctor in Homs: Everyone is waiting to die

 


 

最近比較忙,沒時間寫評論了,故草草貼上這篇文章,代表對這件新聞的重要性。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Believe it or not


事實的真相往往沒有這麼簡單

 

 

 

今天早上稍微翻了翻英文雜誌~

瞄到地球村美語內文當中有個主題叫做

「911事件回顧」「911 coincidence」

再比照我之前在某個論壇上面所看到的資訊

了解網友談論911的真正爆發原因

以及點進去他們所附的影片連結(見下方影片)

使我越來越堅信這場悲劇

是美國高層"故意"搞出來的鬧劇

 

 


廢話先不多說

先來看看影片巴......

*Loose Change(中譯:脆弱的變化)* 

os:明明翻譯叫做零錢...奇怪的片名

 

李組長眉頭一皺

發現案情不單純

 

觀看的當下

我越來越對於911這件事件的始末感到好奇

同時

我也對美國高層會做出這種舉動感到匪夷所思

許多原始的事實都被美國當權一手蓋過

甚至影片中還提到本來就有預測這件事情會發生

 

現在的我在看過越來越多有關的資訊之後

真的覺得這件事本身已經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了

而是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

目的何在?

WHY DO "THEY" WANT TO DO THIS?


 

但因為我本身時間有限的關係

我這篇文章打的很草率

文筆欠佳還請包含

只是希望大家多播空一點時間

讓你們瞭解911顯為人知的真相!!

 

 

*911真相最後修改版(無中文字幕)*         

os:可以訓練英文聽力XD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AB6-2海鷗式航空母艦 鎮東海   







別被騙了,上面是中國網民自行想像的圖。



開頭之前,先放個新聞,讓大家複習一下:

〔本報訊〕中國媒體報導,由1998年購自烏克蘭的「瓦雅格號」(Varyag)改良而成的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確定在本月試航,且中國還打算在新造3艘航母。此舉又增加海峽兩岸情勢緊張程度,除了台灣國軍從上月18日開始對中國的航母部隊作出反制的演習,擬定應變策略;連日本都計畫增加潛艦數因應。

中國當局表示,「瓦雅格號」將作為大連艦艇學院第三艘訓練艦(83艦),但不只是台灣將對中國航空母艦警戒,日本在本月2日正式公佈的最新版「防衛白皮書」,將計畫將日本的潛艦數,從16增至22艘,抗衡中國的「威脅」。

中國航母「瓦雅格號」近日將開始試航,有網友認為,以台灣的軍事武力,就算擬定任何作戰計畫,都無法抵抗航母的威力。不過也有網友說,這些新造的航母,會不會跟動車一樣相撞。(哈哈,網友真酸。)

國防部在上月也曾表示,決定明年漢光演習兵推中,納入「反制航母」戰術戰法課目,以各型式的美製魚叉飛彈,及國造雄風二E巡弋飛彈雄三超音速反艦飛彈等來反制中國航空母艦的威脅。 (也就是說台灣軍方目前還有能力反擊航母唷)
{此篇引用自 自由時報}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久之前才參加了新加坡餐旅研行營的短期遊學,因此才難得能到新加坡這個地方看看。

這一趟免費的八天七夜遊學之旅是不虛此行沒錯。只是我回來之後跟友人聊聊,和自行在搜尋有關新加坡的資料,發現到新加坡顯為人知的ㄧ面。

往年快國慶時,家家戶戶會自動把國旗晾在外頭以視愛國,但今年的願意亮國旗數量少很多,據說是因為人民不滿政府調高糧食、水電等的稅負,才用此舉代表無言的抗議。(當然也不敢直接反映出來)


首先,我必須要開張名義的說,新加坡固然進步、經濟發展高、法律嚴峻、乾淨衛生、族群多元。但是我們的國家也有其新加坡人民望塵末及的條件,也就是─自由。

曾聽過一個笑話: 美國人和蘇聯(當時仍在冷戰時期)人爭吵著誰的國家比較自由。美國人先發難:「我們可以站在白宮前面罵總統是笨蛋」,蘇聯人不甘示弱的回答:「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還可以站在客林姆林宮前面罵你們總統是笨蛋呢」。以上間接地顯示了專制和民主政治的不同之處。

新加坡的政治是採用議會制(內閣制),同時也是雙首長制。什麼是雙首長制?就是總統由民選出來,總理則由國會票選出來。李光耀這個人,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是新加坡前任總理。他輝煌的政績幾乎都讓新加坡振興了起來,讓原本不到台北市般大的ㄧ座小城,蛻變成東南亞轉口貿易與金融的重鎮,並ㄧ躍成為亞洲四小龍。

看似一切都相當祥和進步的同時,其實台下反對的聲音幾乎都被消音了。

新加坡唯一的政黨─人民行動黨,同時也是唯一的執政黨。也許有少入零零散散的黨,但都無權也無法對執政黨監督,更別說發出反對的聲音了。由此可看出新加坡名副其實就像中國,是ㄧ黨獨大。跟中國相似之處還有言論自由方面的嚴格控管。我當時和室友們在渡假村等著看重播的「妻子的誘惑」之前半小時,都會看播報新聞。觀看的同時,我感嘆為什麼他們的新聞都沒有血腥暴力、少有社會亂像的事情、播報國際新聞動態的比例也較多、報導本國的經濟與穩定更是加深我對新加坡社會環境的嚮往,以及對台灣許多媒體與政治感到失望。

但是我近日在上網時發現不完全是這麼回事。根據我主要在維基百科上面了解到的資料顯示,新加坡當局在各大媒體(無論是電視台、新聞報紙、甚至網路)都有一定的持股權,股東的話權力最大你也知道。所以電視台方面,反對者的聲音是不會也不可能上檯面的,有的話早在審查過程當中就被踢掉了。國外的影視媒體如果想要進駐新加坡,賺新加坡人民的錢的話,可以,但是也要經過嚴格的審查。像說從1980年代就不斷推行「講華語運動」,除了中國的普通話口因為正統之外,其餘電視節目播時禁止說方言(台灣的閩南語、香港的粵語等等),對某些族群語言的刻意排斥可見一般。再者,新加坡政府也明令人民不得再私宅任意架設衛星天線。網路的管制雖然沒有像中國一樣強制灌綠壩,但仍是以掃蕩色情之名實以限制網路自由之實。

而言峻的刑罰也是我無須多說的。亂過馬路、在公共場所吸菸、使用馬桶未沖水(這也要罰耶)、吐口香糖(這是廢話)、以上種種也許有機會逃的了「體罰」,但是假使明天的頭版新聞是你的大頭貼照片,下面還附註醒目的某某某亂丟垃圾,你還有面子再犯嗎?

時間的關係,我先匆匆寫到這裡感覺有點像某種批判文,但實際上就是如此。其實身長在台灣,應該要珍惜我們現在擁有的。假使住在新加坡,我們哪敢隨便去罵總統或總理呀,早就會被內部安全局的人抓走了XD。很多人都不知自由為何物,亂以自由之名妨礙他人的自由。我認為的自由,就是以不妨礙他人自由的前提下,才是真正的自由。

陳老師講話幽默,中間會夾雜中英文或是台語和我們學生哈拉。

話說新加坡雖融合了眾多族群和文化,但是還自創新加坡式英文、新加坡式中文。
害我在上課聽教授講重口音的英文時聽的莫名奇妙。(EX: One、Two、Tree… !?)



小弟才學書淺,以上文章還有待各位讀者們指教!謝謝!

 

想看更多有關新加坡的心得嗎? 請按這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關新聞1 :

 

泰紅衫軍堅持市區集會 政府尚未驅離
 
時間:2010/4/4 15:14
撰稿‧編輯:張子清   新聞引據: 中央社


泰國反政府紅衫軍3日在曼谷發動第4次大型集會示威,選在曼谷心臟地帶,支持者佔領沿市中心天鐵下的主要道路,圖為天鐵樞紐站「暹羅站」(Siam)。

泰國反政府紅衫軍3日佔領曼谷市心臟地帶後,截至4日下午仍無視政府告知違法必須離開的警告,繼續在商業區集會,並且佔領中央世界百貨公司。他們雖然同意開放幾個路口,但紅衫軍領袖仍堅持要留在這裡直到國會解散。

  泰國政府雖已告知紅衫軍違法,但還未正式執法逮捕領袖或驅離群眾行動。紅衫軍甚至有意再到曼谷市區另一個心臟地帶「是隆地區」(Silom)集會,曼谷市交通恐將受到進一步影響。

  艾比希4日透過電視節目呼籲紅衫軍遵守憲法,離開市中心的集會地點,因為已影響他人權利且違法。但艾比希表示,雖然維和行動中心已告知示威者不能在拉差帕宋路口集會,但政府不會使用武力驅離抗議民眾。

  不過,副總理蘇德(Suthep Thaugsuban)指出,維和行動中心5日將向法院申請逮捕令,由法院決定應逮捕誰。

  紅衫軍佔領商業地帶集會,迫使附近購物中心暫停營業,造成的損失估計約達2至3億泰銖。此外,泰國商會也預估,如果還包括旅遊業在內,拉差帕宋路口的集會一天恐達5億泰銖(約合新台幣4億9千萬元)的損失。

相關新聞2

紅衫軍運動非始於戴克辛 也不會終於戴克辛

 更新日期:2010/03/15 08:35 

紅衫軍運動非始於戴克辛 也不會終於戴克辛」(夏明珠報導)


泰國最高法院最近作出,把泰國前總理戴克辛和他家族財產充公的判決,希望藉著斬斷紅衫軍的金援,解決沒完沒了的政爭,事實上,泰國社會與政治分裂,並非肇始於戴克辛,也不會因為終結戴克辛而弭平,這可以從一個人的故事說起。


這個人姓溫,他是個醫生,1976年,溫醫生還是一個年輕的學生,在一次民主示威活動中,擔任領袖,那次示威在軍方開槍,打死了許多抗議群眾後結束,溫醫生逃到山上,投靠泰國共產黨,他和一些與他一樣接受泰共庇護的知識份子,展開他們共同追求一個民主泰國的奮鬥。這些人不見得都是共產黨員,但是他們採用了紅色作為民主運動的代表色,紅衫軍的運動,從那個時候就開始了。


對這批最原始的紅衫軍而言,泰國最高法院沒收戴克辛私人財產的判決,對他們的民主運動,不具有重要性,因為,就算戴克辛是前總理,他也只不過是單一的個人,而紅衫軍的運動,是要替泰國全民爭取真正的民主。


什麼叫真正的民主,溫醫生說,就是把政治實權,交到人民手上,每個人都生而平等,每一個公民在政治上,都擁有相同的權利,在經濟上,能享有一樣的機會。


這個理想從來沒有在泰國實現過,溫醫生說他不懂,英國和日本都和泰國一樣,是君主立憲國家,為什麼它們可以落實民主,而泰國不能。


為了他的理想,在曼谷開診所的溫醫生,每個週末都不看診,他會不辭辛勞的長途開車,回到他學生時代服務過的窮鄉僻壤,和聯合民主陣線裡其他的紅衫軍領袖,主持他們所說的民主學校,進行提昇民眾政治意識的教學。民主學校一個最常討論的議題就是2006年把戴克辛拉下台的政變,他們要告訴民眾,運用體制外手段,趕走一個民選領導人,是不正當的。這些民主課程更助長了那些支持戴克辛的人,心裡的憤慨。


泰國社會貧富差距極大,窮人長期被漠視,戴克辛靠著扶助小農、提供便宜的醫療,贏得鄉村地區的支持,他在窮困貧脊的泰國東北,深受愛戴,對許多泰國人而言,戴克辛便裝下鄉、輕車簡從、傾聽民意的領導風格,是他們過去從來沒有見過的,戴克辛讓他們第一次感覺,儘管他們的社會和經濟地位卑微,還是應該受到國家相同的照顧,可是有些人不這麼想,他們無法想像、也難以接受那些低他們一等、長期以來供他們使喚的下人,竟然也能享有和他們一樣的政治權,這讓他們深感威脅。


這些被歸類為黃衫軍的族群,所偏好的政治運作方式中,少不了強有力的軍方和以皇室馬首是瞻的官僚體系,戴克辛卻企圖挑戰這個遊戲規則,這犯了它們的大忌。


由艾比希總理領導的泰國現任政府,因為怎麼選也選不過戴克辛,而企圖廢除一人一票選國會的制度,改採部份任命,甚至有人主張,設計一套新的投票辦法,擴大某些選票的代表權,讓票票不等值。


黃衫軍以剷除戴克辛貪腐勢力為名,行菁英主義之實的作法,實際上是在開民主的倒車,這就是為什麼大家現在所認知的紅衫軍,也就是戴克辛的支持者,和最初的紅衫軍,也就是溫醫生那些人,雖然抗爭的出發點不同,最後卻殊途同歸的原因,因為他們都相信自己是在為爭取泰國真正的民主奮鬥。


為了這個目標,他們願意把理念的差異,暫時放在一邊,先對抗共同的敵人,觀察家同意,現在的泰國人,政治意識確實比過去提升了,這就好像是瓶中的精靈,一旦被釋放出來,你就不可能再把他關回去,擠出來的牙膏,也不可能再擠回去。


很多人發現,泰國當局不管用什麼方法,來對付戴克辛,每一次過後,只會讓他的支持者因為2006年政變所產生的憤恨和遭到政治強暴的感覺,變得更強烈,因為在他們心目中,戴克辛是唯一關心過他們的領導人。


艾比希政府寄望透過沒收戴克辛財產,剷除他的經濟勢力,斷絕紅衫軍的金援,讓運動無以為繼,進而逐漸削弱戴克辛的政治基礎,有人認為,它不但白費功夫,而且還可能適得其反,被逼到牆角的紅衫軍,搞不好狗急跳牆。


不過至少到目前為止,紅衫軍還維持最起碼的自律,他們要證明自己並非艾比希政府口中的烏合暴民,也不是只為維護一個有錢人而動員,事實上,溫醫生和他的同志在運動過程中,從來沒有接受過戴克辛的資助。不過他們也認同戴克辛的看法,認為泰國最高法院沒收戴克辛財產的裁定,純粹是一項政治判決。這項判決不太可能對目前泰國政局,產生任何有意義的影響,更不可能弭平這個國家的政治分裂,泰國的政爭或許是因為戴克辛而白熱化,但是它是在戴克辛出現以前,早就已經存在,它也很有可能在戴克辛消失之後,繼續為患。


 

 

個人評論:

黃衫軍之所以成軍就是要把塔信在政府的
魁儡總理與內閣去掉
(問題是-- 黃衫軍眼中的魁儡政府
卻是經過全國大選產生的合法內閣)
清除塔信在泰國國內的執政殘餘勢力
機場事件後, 塔信的妹夫下台
接替的沙馬也(因小小的罪名)被判而下台


換句話說

就是紅衫軍他們認為現在的內閣不是由民主選舉產生

因此感到非常不服氣

所以要求泰國總理 阿披實

解散國會並重新選舉

否則會繼續抗爭下去!


PS:部分觀點引用自目的達泰語教室 部落格 以及 目的達泰語教室

目的達泰語教室 部落格

 

目的達泰語教室 部落格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關新聞1


星期人物/布林堅持勿為惡 Google喊退出中國

【聯合報╱本報編譯陳世欽】

網路搜尋巨擘Google日前以「再也無法容忍駭客攻擊」「不再配合中共的網路審查」為由,揚言準備退出中國大陸。在此之前,Google執行長施密特與兩位共同創辦人布林(Sergey Brin)、佩吉(Larry Page)曾經為此激辯,在布林堅持下,決定強硬表態。

2006年,Google決定進軍中國大陸,為了這個全球最有潛力市場,公司高層確實做出許讓步,包括同意配合中共的網路審查,封鎖「天安門廣場」或「達賴喇嘛」的相關搜尋資料。

配合網路審查 進軍中國

許多懷有理想的員工與網友對Google高層向中共屈服感到沮喪。事實上,Google在2008年5月8日召開的年度股東大會上,即已提出退出中國大陸的動議,但佩吉與施密特否決前述動議,布林棄權。布林和佩吉擁有Google約58%的股權,施密特擁有不到10%,三人是Google的靈魂人物,但在中國市場的發展方向上也漸趨分歧。

駭客攻擊 搜索帳戶私密

然而Google最近發現,它的電腦系統遭到高級駭客專業的攻擊,搜索的目標包括中國大陸人權活躍分子的網路帳戶,Google高層經過討論後決定硬起來,宣稱不再配合中共的網路審查,不惜退出中國大陸。觀察家一致認為,布林是此一決定的關鍵人物,幼年面對共黨的生活經驗,讓他面對道德爭議時依循內心的聲音。

《谷歌:一如我們所知的世界末日》(Googled: The End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一書作者奧雷塔表示:「布林內心深處始終藏有強烈的感情掙扎。這個聲音不斷告訴他,『我們不應該妥協』。」

蘇聯打壓 布林童年記憶

布林6歲那年跟隨猶太裔的父母離開蘇聯,以逃避共黨對猶太人的迫害。Google當初與中共妥協,讓布林與施密特從此產生心結。華爾街日報指出,施密特認為,進軍中國大陸是Google促成中國大陸全面開放的唯一可行之策,但布林去年底認為,Google已經盡力,必須及時表態。「勿為惡」的Google座右銘與布林的良知密不可分。

猶太身分 求學阻力多

布林雙親的企圖心遭到蘇聯當局打壓。他的父親立志成為一名天文學者,蘇共卻禁止猶太人攻讀物理學或天文學。他最後選擇攻讀數學,卻必須通過比非猶太裔同輩更多的考試才獲准就讀大學。

1977年,布林的父親出席一項在華沙舉行的數學學術會議,見到西方世界的數學家,當下決定遠離蘇聯。

與佩吉創業 驚人成就

完成大學學業後的布林獲得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贊助,1993年進入加州史丹福大學攻讀碩士學位,與佩吉同窗。兩人最初經常意見不合,卻因為同樣鍾情於科技研究而建立密切友誼,不僅曾經聯名發表一項研究報告,並推出一款新式網路搜尋引擎,最後兩人更成為創業夥伴。

知名矽谷創投家貝赫托爾森給兩人10萬美元的資金。1998年9月4日,Google公司正式成立,標榜的企業使命是:「全體人類均可取得來自全球各地的實用資訊」。

最富裕企業家 年薪1美元

Google迅速締造驚人的成就,2004年上市時,布林與佩吉已是舉世最富裕的年輕企業家,布林個人的資產去年累計120億美元。不過前年金融海嘯後,三位高層都只領象徵性的年薪一美元,也不參與分發紅利。


相關新聞2


中國否認涉及Google遭駭客攻擊案
2010/01/26 01:31 鉅亨網編譯郭照青 綜合外電   

在美國敦促北京調查一起針對大型搜尋引擎Google的電腦攻擊案件後,中國周一否認涉及網路攻擊案件,並線上限制措施的合法性進行了辯護

該公司於1月12日宣布,除非政府放寬檢查規則,否則將退出中國。Google在說明批評中國的人權份子的電子郵件帳戶遭攻擊後,發出了此一最後通牒。

其後,美國國務卿希拉蕊亦對網路空間的檢查提出了抨擊,結果也引來北京的強烈反擊。中國外交部周五說,她的言論損害了雙邊關係。一份國營報紙更說,華盛頓是對中國實施「資訊帝國主義」。

在這種愈益白熱化的環境裡,要協商出能夠符合Google與中國雙方利益的協議,可能充滿挑戰。

該公司說,仍然樂觀期待,當能說服中國執政黨,放寬在網路上自由表達意見的限制,如此公司才可在中國繼續執行業務。然而,中國政府卻絲毫沒有退讓的跡象。

分析師說,中國政府的談話愈來愈強硬,全無妥協跡象。希拉蕊的談話,被許多中國官員視為是在表態,讓事情變得更加對立。

周一,中國再度進行辯護。

工業和信息化部說,中國反駭客政策是透明且一貫的。

「任何有關中國政府參與電腦攻擊的指控,無論是明確指出或間接表達,都是沒有根據的,目的是在破壞中國信譽,」該部一名發言人說。

同時,共黨官方人民日報指控,美國政府在國內嚴格控制網路卻敦促其他國家建立一個「網路自由烏托邦。」

「其實,美國在各地鼓吹的這項網路自由,只是一種外交策略,只是一項自由的幻影。」該報紙說。

 

相關新聞3

(自由電子報)Google風波延燒 中美網戰 一觸即發

編譯陳柏誠/綜合報導〕中美網路大戰一觸即發!本月二十日美國國防部長蓋茲訪問印度時,表示將扶持印度制衡「網敵」中國;中國則在週一擴大反擊美國,聲稱其對網路審查為合法,並否認涉入Google網路遭駭事件。中美兩國因Google引發的戰火越演愈烈,不只對雙方溝通要找出符合Google和中國利益的安排構成挑戰,也讓雙方各退一步,促使事件悄然落幕的可能性降低,造成這場全球兩大強權政治爭鬥的風險越形升高。

美國嗆聲 扶持印度制衡中國

自Google首度對中國提出批評以來,北京一直保持緘默,不過現在中國官員已經決定對華府展開反擊,此舉勢必導致已經因為貿易、軍售台灣以及人權問題而在角力的美中兩國摩擦加劇。

美國國防部長蓋茲日前訪問印度時,早已公開表示,該國準備扶持印度制衡「網敵」中國,因為中國已是兩國的網路敵人;而美國媒體則建議華府,將中共限制網路搜尋告進世貿組織,因為中國禁止外國企業透過網路在中國市場競爭,違反了國貿規則,此舉可將雙方戰線限縮在國際法內,避開直接衝突。

新華社週一引用中國工業和信息部一名不具名的發言人說法,在該部網站發文表示,「任何指控中國政府參與網路攻擊,不管是透過直接或間接方式,都沒有根據,其目的是在敗壞中國名聲。」新華社並提到,國務院強調中國的網路法規是根據法律,並批評干涉中國網路審查,就是干涉該國內政

中國反擊 聲稱網路審查合法

無獨有偶,中國共產黨所屬人民日報,也指控美國政府嚴格控制該國網路,卻要求其他國家要建立網路自由的烏托邦。該報指出,「事實上,在全球各地行銷的網路自由,只是一個外交策略,不過是一個自由的假象。」

駐北京的中國政治分析師莫西斯表示,「跡象越來越明顯,中國政府越來越不願妥協。」美國國務卿希拉蕊的演講,被中國許多官員視為是美國對此事訂下的標準,並加劇了整起事件的對抗性。

總部位在北京、提供投資人有關中國媒體和電信產業意見的Wolf Group Asia總裁沃爾夫表示,「對中國政府而言,此事牽扯的政治層級越高,中國政府越不會屈服,中國政府在如此根本的議題上,絕對不會讓步。」

控制網路被視為中國國家安全的重要環節,北京預料不會在和Google的爭論上作出任何讓步。北京推動網路商業使用,但對被其視作色情、反社會以及具政治破壞性的內容卻嚴加審查,並阻擋多家外國新聞和社會媒體網站,包括Twitter、Facebook,以及頗受歡迎的影音分享網站YouTube。

 

結論:

中國封鎖自由無所不用其及,連像網路看似無邊界的資訊系統,再加上從去年7/1要強制為其人民們的電腦都安裝『綠霸』,都想盡辦法控制人民的使用自由權。但是仍然大言不慚的對外宣稱國外許多國家都有對網路進行一定程度的管制,殊不知抓賊的喊捉賊,中共當局自己就是罪魁禍首還把責任都推給其他國。姑且暫不論駭客攻擊GOODLE的特定人士帳號是不是阿共仔的陰謀,但是中國一而再在再而三妨礙人民的自由卻是無庸置疑的!

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